沈岑欢欢欢欢欢

您好,我是沈岑欢/夏华。
目前主混ut,文手。
乙女/玛丽苏妄想。
腐向是ie,不逆不拆。
目前只是产ut/我英乙女。
d5/魔道痴请远离我。
帕厨。

【UT乙女向】露背毛衣是啥玩意啊

*乙女向警告!乙女向警告!乙女向警告!

*按耐不住我ooc的手(?


*ut/uf


*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US因为难写(shen








那么,Let’s go———














UT衫的场合




“heh,我回来…等等、那是什么?”


面对衫·刚到家就被女朋友吓黑了眼眶·斯的提问,你颇有几分理直气壮地回答:


“是露背毛衣!网上很火的!”


说实话你很期待衫斯看见你穿着这么…暴露的衣服的反应。


不过衫斯还是那个衫斯,他仅仅是惊讶了几秒钟就恢复了平静,甚至调侃了起来:


“heh,说实话,你还挺露‘骨’的。”


啊,好失望。你这么想着,脸上的兴奋渐渐褪去,语气里也缺了几分劲头:


“是吗、说实话我挺想看看你的反应的…算了,我去换衣服。papyrus快回来了吧?”


这么说着你转身正准备换下这件尴尬不已的衣服,不料缺发生了意外——你动不了了——你当然知道这是谁干的,蓝色魔法正在衫斯的眼眶里闪烁着光芒。


“嗯哼,papyrus今天不会回来了。”


“…??你冷静一下行吗。”


你有些不详——三天下不了床——的危机感。


“所以我想…我有很多时间来‘冷静’。”




UTpapy




“wow!这是你的新战服吗人类?这太酷了!我回头要去告诉undyne!…”


在你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,papyrus已经抢了你的话,他兴奋地围着你转来转去——或许,你并不讨厌这样的结果?






UF衫




“…那是什么?”


在你换好衣服后走出房间就撞到了衫斯,而他的第一反应如你所预料的一样——一边黑着眼眶一边把芥末挤得满地都是。


“露背毛衣哟———!我穿起来怎么样?”


几乎在你话音刚落的下一秒,你就被衫斯拉到了你的房间里去并关上了房门。


“…你让别人看见了?”


衫斯关上了灯,你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能根据他的语气判断——他现在很生气。


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你猜测,他或许会冲你发脾气然后两三周你都见不到他?但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,为了哄好他,你只得带点可怜兮兮地意思回答他。


“…没有,我才刚换好…然后出门就碰到了你。”


紧接着,你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人推了一下,狠狠地摔在了床上。而衫斯并没有给你反应过来的机会,在你倒在床上的下一秒就扑了上来。


“…我必须,必须要给你点惩罚才行…”


你听见了这样一句低语。


好。完蛋了。




UFpapy


“…人类,你不冷吗?”


在你穿着这件非常暴露的衣服出现在papyrus面前后,他皱着眉头盯了你半分钟才问了这么一句。


…好吧,果然是这样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觉得我也很ooc。


别问我pap的部分为什么都那么短,天使不能被玷污(严肃


哪怕是fell也是!(不

是百fo点文。

我jio得不会有人来的。总而言之被抛弃的孩子这个系列弃了umm我果然写不来啊。

我英/文野/ut乙女向限制。

不写腐不写腐不写腐!!!!!!

修罗场接受——

【我英文野乙女】【联动】修罗场吗?


*内含胜己-中也/绿谷-敦/相泽-太宰。

*ooc警告/很早就想写了!!!/无个性(异能)设定。



爆豪胜己-中原中也.ver


“还没发育成熟的小鬼什么的、就别过来吧。”戴着帽子的橙发男人抬起手臂,不耐烦地揉了揉眉头。

“哈…———!!?比我高不了多少的混蛋也想和我争?”爆豪胜己不甘示弱地嘲讽了一句,——这句话起到了很好的效果,至少中原中也的额头冒出了青筋。

“…想打架吗小鬼…!?我可是不会留手的哦——”中原中也丢掉了外套,咬牙切齿的语气差点让你以为他要吃了对方。

“来啊二十二岁的老男人!!!谁会怕你啊?!”爆豪胜己的掌心出现了不小的火花——啊、出现了,标准的恶人脸。




…现在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!!!赶紧想想怎么办啊!!!!!

你着急地望着即将开打的两人,正想向前迈步却被两人不约而同地怒吼吓住了。

“别过来啊万一伤到你怎么办蠢女人/小丫头!!!!!”

然后这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
“那么、你们两个…怎么办啊?”

…鬼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两人心里如是吐槽。

“总而言之不要打比较好吧…?二选一也好无论如何不要打起来啊…”

二选一。

你后悔说出这三个字了。

这两人一听到二选一这个词后都不约而同地拉着你的手腕,猩红色与湛蓝色的眼眸紧盯着你。


“那么、从我和这个小鬼/老男人之间选一个吧?”


…选你大爷。



绿谷出久-中岛敦.ver


“你是她的男朋友吗…我是说、X酱。”绿谷出久的表情虽然还是微笑着,但你觉得那微笑里绝对有着不同的含义…肯定不是是什么好事。

“是的、所以你是?”然而此时的敦并不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,而是害羞地挠了挠后脑勺并拉住了你的手。

…敦你能不能长点心。

被拉住手的你逐渐变慌。

“是这样啊、…但是…”绿谷出久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但他又停住了。然后恢复了一如既往的乐观笑容。

“说起来的话X酱在这里所承认的男朋友是我吧?对吧X酱?”绿谷出久果不其然地说出了让你烦恼不已的话。

“…这样吗?”敦噎了半天才吐出了三个字,这使你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“既然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、…那么,我希望X酱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。”绿谷出久用坚毅的目光盯着你,而敦也用那双紫金色的眼睛看着你。


“…请选择吧。”


…选你奶奶。


相泽消太-太宰治.ver


“是拥有着相同个性的人吗?那就麻烦了…”相泽消太揉了揉眼睛,紧盯着面前的太宰治。

“说起来的话还真不亏是和我拥有相同异能的人呢——居然这么颓废?”太宰语带讽刺地说了一句,脸上依然带着他的公式化微笑。

“…把小姑娘还给我。”相泽消太明显是不擅长应对太宰这么毒舌的人,他单刀直入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“呀——♪但那是我的小姐呢、要还给你可不是那么容易呢——。”太宰驳回,拉住你的手腕稍一用力就强行把你拉到了他的身后。

相泽消太皱了皱眉头,张口就是一句“你这家伙一看就不是能保护好小姑娘的人吧。”这样嘲讽的话。你内心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。太宰会生气的吧…。你默默抬头看向了太宰——依然是公式化微笑。

“但小姐的生活习性我是了如指掌的呢—?”确实,太宰是非常细心的人。…细心到记住你生理期的日子以及哪件衣服放在哪里…包括贴身衣物的位置他都能记得一清二楚。——凭着这一点你总有一种“这家伙是变态”的错觉。

“啧、…”相泽消太不爽地发出了一个语气词。


“别打起来啊、…”

你超小声地说着,但是却被他们两人捉到了。


“放心吧、不会的。我会好好地把这个颓废的家伙/浑身都是绷带的怪人解决掉然后带你回家的。“



…鬼敢保证你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啊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写完了,我爽了。(什

继续咕咕咕(。